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戏说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安国寺、赤壁一日行  

2008-08-14 16:51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正慈 大师黄州、鄂州一日行//智 愚

 

二OO八年三月一日,一清早我匆匆忙忙赶往慈湖禅院。看看天色正是黎明时分。在禅院的门外,我给正慈方丈打手机,问他,你还没下山吧?估计他还在东方山没下来。电话那头,却听他说,我在慈湖禅院。我惊讶得无言,莫道君行早,更有早行人哩。进了禅院,正慈方丈果真站在那儿,与张居士交待禅院停车场建设的事,与袁老师吩咐市佛协换届筹备会的事。我知道他事儿特别多,常感叹做方丈也不自在,方丈总有千头万绪的事,忙不完的事。他在谈事,我就独自转悠,拍了几张慈湖禅院的照片,享受一份悠闲。

方丈的徒弟智悦法师,大老远从鄂州开车来接我们,不一会儿,该到的人都齐了。我与方丈、智悦同车,智超法师、宽平法师、吴建新记者、陈居士坐险峰开的车。一行2 车8人在晨风中出发了,途经鄂州,过鄂黄长江大桥。智悦开车,象是开赛车,风驰电掣般的速度,一路上让人提心吊胆,不到一小时我们就穿行在黄冈市区。车子停在一座寺院门口,矮小的门楼透出几分斑驳与陈旧,门楣上刻写着“安国禅林”的寺名。

“当家师持法法师在外地,赶巧不能回来”接待我们的顿茂法师说。顿茂法师年轻略胖,满面的春风,引着我们进入安国寺内。这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四合院,跟北京的老式四合院差不多,连厢房也是北方风格的那样逼仄,典型的清代遗物。阳光明媚的院落简朴而安静。有一些花草在眼前掠过,点缀着寺院的风情和格调。在我印象中,有花草的寺院才是真正的寺院。花草衬托出僧人的宁静与素雅。寥寥的几个居士在烧香,她们投过来关注的目光。正慈方丈说,先看看吧。顿茂法师热情洋溢地领着我们,进殿参观。这寺院的外头其貌不扬,进入寺内后,却不断给人惊喜,安国寺有三重殿,也就是三重四合院。我想起“禅门深似海”这句话,内敛与含蓄,正是寺院独有的风格。观音殿隐藏在最后排,高高的木格子门窗,几分巍峨,古色古香,给人深刻印象。据介绍,现存这些主体建筑,乃是大清光绪年间及民国时期兴建。这些貌似平常的不起眼的门窗,应该是历经百年风雨的珍贵古迹。寺院建筑也掺和着改革开放后显光老法师、坚光法师主持修葺的一些砖瓦,新旧结合,若旧若新,难以分辨。安国寺、赤壁一日行 - zhw068 - zhw068的博客

在客堂,茶点招待中,顿茂法师介绍了安国寺的历史。有两位鼎鼎大名的人物,足以让安国寺在历史上熠熠生辉。一位是北宋名相韩琦,一位是大文豪苏东坡。安国寺始建于唐高宗显庆二年(公元657年),始名“护国寺”,五代南唐时重建。北宋时,韩琦投奔其兄(黄州剌史韩琚),于安国寺内发愤求学,后中进士,宋仁宗时曾任宰相。韩琦为报寺院灯烛之恩,于嘉佑八年(1063年)求得宋仁宗御赐“安国”寺名,并赐玉印一方。顿茂法师说,玉印还在。我们惊喜不已,渴望能一睹为快。顿茂法师答应了,出门去档案室,取出这国宝级文物来。他一再声称,此印秘不示人。今天正慈方丈是省佛协会长,才敢破例拿出来给我们观瞻。玉印印钮为一瑞兽,玉印为篆文字体,文曰“剌赐唐代祖庭安国禅林之宝”。仁宗赐印后,安国寺遂成为江淮名刹,一时间闻名遐迩。这是韩琦的功劳。说到苏东坡,老先生的真迹墨宝遗憾的是未曾有留下,只有一些诗文流传下来。宋元丰三年至七年(1080年至1084年),苏东坡谪居黄州,“间一二日辄住”安国寺,“焚香默坐,深自醒察”,与寺内高僧继莲和尚吟诗相酬,在苏氏的诗书中有记载。安国寺、赤壁一日行 - zhw068 - zhw068的博客

安国寺历经战火,最惨重的毁灭性打击是在近代。洪秀全只尊基督一教,实行最专制的文化独裁,从广西过来一路上驱僧灭佛。太平军占领黄州时,安国寺惨遭焚毁。及至光绪二十二年(1896年),住持僧月松募资重修。如今所能看到的安国寺,就是那时候修建起来的。几十年的建设几遭劫难,日本人来扫荡过,“文革”时又被造反派占用。直到显光法师1986年回安国寺奔走呼号,安国寺才香火重燃。

2004年,嵩山少林寺方丈永信大和尚兼任安国寺方丈后,按黄冈市政府规划,新安国寺占地81.6亩,要恢复当年“骑马开山门、敲锣开斋饭”的规模。在老安国寺前边新建的气势宏伟的大雄宝殿,已经揭开了安国寺重兴的新篇章。

在顿茂法师、黄州区宗教局詹冬春局长等陪同下,我们参观了安国寺左前方的青云塔。青云塔亦称为安国寺塔,文峰塔。始建于明朝万历二年(1574年),道光二十八年(1848年)重建,全部以青石砌成,塔高40.3米。所幸数百年来,这一塔却幸免于难。最为神奇的是,塔顶长有一棵朴树,树高约3米。朴树怎么会长在塔顶呢?据推测,可能是鸟儿的粪粒里含着朴树的种子,掉在塔顶上,然后长成参天神树,这种解释挺有些丰富的想像力,有几分诗意。高悬于塔顶的朴树,将塔的孤独与梦想写在天空,将人世的沧桑忘却。没有人能读懂它生命中那顽强不息的理念,它承载了数百年来的风雨交加,电闪雷鸣。它一定目睹过太平天国的烈火,东洋鬼子寒光闪闪的刺刀,目睹过无数僧人保护寺院,保护家园的悲壮与惨烈。怀着敬畏的心情,我蹑手蹑脚地进入塔内。攀上最高层,黄冈城区尽收眼底。我伸出手来,抚摸这些巨大而又平整的青石块,抚摸着这些几百年前的工匠们精心开凿的青石,尝试着与历史最亲密无间的接触,我感受到了历史的厚重与真实。据说,这些几百公斤重的巨石,是从当时的大冶县黄荆山上开采出来。通过长江水道上的木船,逆江而上,好不容易才运输过来。可以想像,建造这座石塔,在当时是一项浩大工程。黄冈古称黄州,当时的黄州是鄂东南乃至长江中游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中心,是府治所在地,有能力和气魄来建造这样一座巨塔。塔内设计更是颇具匠心,每一层的设计都有所不同,门有虚实之分,景有高低之别。设计艺术独具匠心,建筑技术令人叹奇,在我看来,青云塔堪称世界建筑奇迹。推介出去,不会比意大利比萨斜塔逊色(虽然我没去过意大利),我慨叹青云塔养在深闺人不识。安国寺、赤壁一日行 - zhw068 - zhw068的博客安国寺、赤壁一日行 - zhw068 - zhw068的博客

返回客堂,方丈特别提到显光老法师。言语间对显光法师赞叹不已,充满着一个青年僧人对老法师的敬仰之情。“显光老法师1998年圆寂,至今一晃就是十年了。”正慈方丈说,“显光法师是一位高僧”。正慈方丈说,希望能收集一些显光法师的资料。在场的詹局长也十分赞同。于是,一行人在詹局长带领下,驱车转到半偈庵。这里住着显光法师的弟子智安比丘尼。说明来意后,智安法师拿出一大包资料来,可惜都是皱巴巴的,有些还被虫咬鼠噬了。方丈说,象显光法师这样的高僧,不能就这样湮没了,要整理他的资料,并将任务交待了在场的几个人,同时也希望我参与。如果可能的话,将显光老法师的生平传奇、诗稿、照片结成一个集子。不过我心里想,还是由黄州的居士们来做这个事,可能更方便一些,他们熟悉显光法师,做出来的文章可能更生动一些。显光法师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曾任杭州海潮寺方丈,1946年兼任黄州安国寺住持,1949年后,担任过武汉市归元寺首座,中国佛教协会理事,湖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,九华山佛学院副院长。这位1911年出生于团凤县、幼年出家的老法师,据说是个有学问有个性的和尚,精通佛理,诗词书法颇有造诣。

安国寺、赤壁一日行 - zhw068 - zhw068的博客

中午,黄冈市收藏协会邹火旺会长、陈奎仁秘书长盛情做东,邀请我们吃素餐,极尽地主之谊。下午参观东坡赤壁。东坡赤壁原本在长江边上,由于长江改道,这些年江滩上建了不少房屋,江滩已脱胎成了市区。站在赤壁之上,无由目睹当年苏夫子“泛舟游于赤壁之下。清风徐来,水波不兴”的风物场景了,心里已是凉了半截。当年苏夫子其乐洋洋地说,“惟江上之清风,与山间之明月,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无禁,用之不竭。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,而吾与子之所共食。”而今,我辈复登临,不见古时月,东坡赤壁在,江风何处寻?内心深处悄然无声地升起几缕遗憾。惆怅在阴冷地疯长,让我有点压抑,有点沉闷。幸有翠竹几处,清雅幽静;古碑尚存,可以赏心悦目,亭台楼阁数间,晚清李鸿章苍劲有力之“二赋堂”题匾高悬其上,以供游客凭吊,还不至于过分失望。记得年轻时曾喜欢而且能够背诵的古代散文中,苏老先生的《前赤壁赋》是我最爱之一。在我久久敬仰的一代大文豪苏东坡居士当年行走过的山路上,当然也是后人砌筑过的山路上,我与正慈方丈合影留念,算是沾点风雅之气!安国寺、赤壁一日行 - zhw068 - zhw068的博客

看完赤壁,应邀参观了黄冈市收藏家协会和书画院。邹火旺会长他们自费创办这个协会,致力于黄冈历史文化的发掘与整理,令人可敬可佩。书画院的段志国院长手抄的《妙法莲华经》,令人感动。从黄冈的文化人身上,折射出历史文化名城的深厚底蕴。一路同行的宽平法师,原是沿海某佛学院年轻讲师,目前在《正信》杂志当编辑,这一路之上,她走到哪儿记到哪儿,让我也十分赞叹,感到佛教后继有人。返回途中,顺道参观了智禅法师的“静修禅院”,寺院不大也不小,整洁卫生。相信在智禅法师的努力下,将来定有大发展。

过鄂黄大桥至鄂州后,天色还早。方丈说,家师常乐老和尚曾在云盖寺住过。也许有这一份情结,方丈想去看看。云盖寺位于鄂州市沙窝乡,路途偏远。盘山而上,到了一个茂林修竹处,果见云盖寺。云盖寺坐落在林木环绕的山梁上,向东可以看到毗邻黄石市的花湖。云盖寺就一个字,静。后山是松树,松树的风格就是耐旱,生长在缺土少水的麻骨石结构的石头山中。松树瘦而高,株株挺拔向上,自信而高傲。寺院的前方是万道沟壑和遍山的竹林,竹林根植于崇山峻岭之中,透露着独有的青翠。漫步以松与竹为风景特色的云盖寺,恍若在梦中,山间的空气格外清新,春阳高照,温暖和煦。远离了城市喧闹的嘈杂声,世间竟有如此修身养性的好地方!使人流连忘返,不忍离去。学佛住山的人,真是前生积的福报?想到自己放不下红尘世事,心里暗暗地感到羞愧。云盖寺也曾是鄂东抗日根据地,因此还挂了个“爱国主义教育基地”的牌子。在这高山之巅,修建了四重殿,新建的斋堂十分现代,整洁而漂亮。当家师成林法师是个年轻师傅,曾在武昌佛学院学习过。

下山来,一行人来到智悦法师的黄山寺吃晚餐。黄山寺在鄂州市区边缘,小小四合院,拾掇得整洁有序。我开玩笑说,智悦法师是个“年轻的老和尚”。说他年轻,因为出生于八十年代初,说他老,因为僧龄都有十一年了。两个月前他接下这个小寺,目前正在装修,两个匠人正在大雄宝殿内贴瓷砖。两个月后就要举行佛像开光,智悦法师热情地邀请我们一定要去捧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3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